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电气资料健康网 > 行业资讯 >

商誉爆雷、高管出走、被立案调查长园集团坑雷连连

点击次数:0  更新时间:2019-08-09 14:39 

 8月7日,在格力集团举牌且未来继续增持消息刺激下,长园集团开盘直线涨停,收于5.71元/股。   业绩亏损、巨额商誉减值压身、负面缠身,却仍获如此宠爱,这样的幸运或只属于长园集团。   8月6日晚间,长园集团公告,2018年4月3日至2019年8月6日,格力集团全资子公司格力金投、金诺信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增持长园集团股份66,183,356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5.0000014%,达到举牌红线。未来一年,格力集团也将根据自身需要进行增持。   从去年的入主被阻到现在的如愿以偿,格力集团显示了对长园集团的极大钟爱。在去年拟要约收购时,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曾公开表示,格力集团主要看中长园集团新能源汽车以及智能装备业务上的发展。   但尴尬的是,新能源汽车板块逐渐被边缘化,该板块下重要的三家公司股权被相继出售。另一方面,在智能装备业务上,长园集团也出现了业绩下滑。2018年,长园集团主要控股子公司业绩均表现不佳。   事实上,长园集团在去年已经开始进行战略调整,从“多元化发展”转为“一主一辅”, 以工业及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为主,电动汽车相关材料为辅,重点布局发展公司优势的智能电网和智能制造领域。不过,显然这种结构的调整未达预期。   2018年年报披露,长园集团实现营业收入71.37亿元,但扣非后的净利润只有-11.90亿元。利润巨亏、巨额商誉减值、被立案调查、高管离职,这些都是长园集团正在面临的困境。
  微信截图_20190809091533
微信截图_20190809091533
  格力集团如愿举牌长园集团   对真爱坚持不懈,说的就是格力集团对长园集团的一往深情。   2018年5月,格力集团向长园集团股东发起要约收购,拟计划收购2.65亿股,占总股本的20%。但该项收购未获珠海市国资委批准,最后被迫终止。   然而,格力集团并未放弃,今年4月份开始,再度重来,通过二级市场集合竞价集团大笔买入。
4月份格力金投以6.45均价买入3160万股,5月份又以5.48元/股价格买入6868.67万股,8月份以5.12的成交均价买入54.07万股。   再加上在去年4月份提前买入的数量,截至8月6日,格力集团合计直接持有上市公司66,183,356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0000014%。   一个有意思的是细节是,此前的要收收购受阻反倒为格力集团节省了大笔资金。此前要约收购的价格是19.80元/股,而今年二级市场成交的均价只有5.875元/股。   在达到举牌红线的同时,格力集团海明确表示,未来不排除会继续增持公司股份。   公告中披露,格力集团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将根据证券市场整体状况并结合自身发展的需要以5元/股至7元/股的价格区间增持上市公司股份3%至5%。8月6日,长园集团下跌3.71%,报收5.19元/股。   即便以增持下限计算,格力集团的持股比例也将达到8%,超过现有第一大股东7.8%的股份。但是,格力集团一再强调,此番入主是看好长园集团未来的发展前景,有意战略入股,并无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计划。   长园集团经营业务主要分三大板块,智能工厂装备、智能电网设备和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   去年5月,在格力集团拟要约收购时,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曾公开表示,双方已经进行了充分谈判,格力集团主要看中长园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以及智能装备业务上的发展。   但尴尬的是,新能源汽车业务在长园集团内部的重要性显著下降。在该板块下共有4家公司,但其中三家股权被相继出售。另一方面,在智能设备上业绩也并不理想。   2018年扣非净利润巨亏12亿元   长园集团究竟有何种魅力让格力集团如此偏爱?事实上,与外界期望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长园集团2018年出现巨额亏损,三大业务板块出现下滑。   一季度,长园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4.16亿元,同比减少10.17%;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561万元,同比减少18.37%。   2018年年报披露,长园集团实现营业收入71.37亿元,但扣非后的净利润只有-11.90亿元。调整后的2017年扣非净利润由盈利6.37亿元转为亏损6.30亿元。   长园集团解释,2018年扣非净利润减少主要是由于电动汽车材料板块、智能工厂装备板块毛利率下降,以及人工费用和财务费用上升所致。而财务费用增加主要是有息债务余额上升导致利息支出增加。   长园集团目前逐渐形成了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电动汽车相关材料、智能工厂装备以及智能电网设备。2018年,无论是营收亦或毛利率表现都不理想。   根据年报披露,在三大业务板块,材料板块营收下滑12.53%,智能工厂装备板块营收下滑12.38%,只有智能电网设备板块出现了18.11%增长。在毛利率方面,综合毛利率下降4.63%。其中电动汽车材料板块 9.74%,智能工厂装备板块下降3.97%。   具体来看,智能装备业务涉及到的公司为运泰利、长园和鹰。但长园和鹰原管理层在2016、2017年涉嫌虚假销售、提前确认收入等问题。2018年,因计提坏账准备、存货跌价等,长园和鹰出现较大亏损;长园和鹰2018年停止智能工厂业务并且聚焦设备类业务;运泰利2018年也出现业绩下滑。   智能电网业务板块包括长园深瑞、长园共创两家公司。长园深瑞因计提电池包存货跌价准备等原因,净利润同比下降 6.07%。   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涉及到的公司是中锂新材、长园维安、长园华盛、长园电子。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中锂新材也因计提沃特玛款项坏账准备等原因出现较大亏损。此外,长园集团将长园电子75%的股权、长园华盛80%的股权以及长园维安77%的股权相继进行了转让。   雪上加霜的是,会计师事务所对长园集团2018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因对长园集团子公司长园和鹰存货、成本相关认定存疑,对长园和鹰、湖南中锂商誉减值计提存疑以及长园和鹰董事长被刑事立案,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对2018年年报出具非标审计报告。   值得注意的细节是,长园集团是在2018年年底临时更换的会计师事务所。此前长园集团所聘用的为大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且已合作多年。   新能源汽车板块边缘化   实际上,在多元化经营遇阻之下,长园集团也积极调整了发展战略。2018年中,长园集团明确将从“多元化”发展调整为“一主一辅”, 以工业及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为主,电动汽车相关材料为辅,重点布局发展公司优势的智能电网和智能制造领域。   从表述上可以看出,新能源汽车板块的地位大幅下降。而从长园集团近一年来的甩卖资产也可窥见该板块重要性的减弱。   2015年,长园集团开始进入新能源车领域,通过并购先后拥有湖南中锂、长园电子、长园华盛、长园维安细分行业龙头公司,形成优势。但如今,股权先后被转让。   2018年,长园集团向沃尔新材以11.93亿元的价格出售了长园电子75%股权,并于 2018 年 6 月 7 日办理了 工商变更手续。   长园电子主要产品热缩材料凭借其电绝缘性、阻燃性、记忆性及防腐防潮的物理化学性能被广泛运用在电子、电力、汽车、通讯、新能源、轨道交通等行业,是国内最大的热缩材料企业。   2019 年 1 月底长园集团又以5.76亿元的价格转让了其持有的长园华盛全部80%的股权。长园华盛主要生产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电解液添加剂行业归属于精细化工行业,为客户提供其所需要的电解液添加剂产品,下游客户主要是锂电池电解液的生产企业   2019年8月5日,长园集团以3.50亿元的价格出售控股子公司长园维安77.73%的股权。长园维安的电路保护元件主要用于保护电子设备在稳定的电流、电压及温度下工作。可以分为过流保护元件、过压保护元件和过温保护元件。最终应用于手机等各类消费类电子产品、计算机及其周边、汽车电子等。   至此,在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板块下,长园集团只剩下中锂新材。但2018年上半年,中锂新材开工不足,毛利率大幅下降,因计提沃特玛款项坏账准备等原因出现较大亏损。   业内普遍认为,格力集团最感兴趣的当时新能源汽车板块。但如今,该板块在长园集团内部的重要性正大为减弱。   此外,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长园集团也开始出售子公司长园南京办公楼、附属设施及土地使用权。拟以6.03亿元向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出售子公司长园(南京)智能电网设备有限公司名下的办公楼、附属设施及土地使用权。2018年8月,长园集团也将子公司罗宝恒坤 和浙江恒坤股权全部转让,转让价分别为1.22亿元与2958万元。   并购来的商誉减值大坑   长园集团曾追求多元化的业务模式,因此在近几年连续并购外延扩张。但如今看来,这些扩张并没有使公司变大变强,相反却隐藏了巨大的商誉风险。   长园集团近几年的重要并购有五个,收购长园华盛、运泰利、长园和鹰、中锂新材、芬兰欧普菲,这些标的均为各细分行业内领先企业,但最后都被计提了大额商誉。   2016年8月,长园集团完成对长园和鹰的收购,形成16.08亿元商誉。2016年、2017年分别计提3.62亿元、10.60亿元商誉减值准备,2018年未计提。合计累计商誉减值准备14.22亿元,累计计提比例88.44%。长园和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坑。长园和鹰原管理层业绩承诺期 2016、2017 年严重虚增业绩,三个智能工厂项目是长园和鹰 2016、2017 年主要利润来源,但项目 2017 年中完成硬件安装之后一直停滞。长园和鹰原董事长因虚增业绩等原因被刑事立案。   2017年8月,长园集团完成对湖南中锂的收购, 形成13.25亿元商誉。2017年确认商誉减值1.81亿元,2018年商誉减值准备4.83亿元。累计商誉减值准备6.63亿元,计提比例50.06%。   2017年9月,长园集团完成对芬兰欧普菲的收购,形成2.47亿元商誉。但芬兰欧普菲在业绩承诺期(2017及2018年度)内业绩未能达到承诺,导致2018年4827万元的商誉减值。   此外,因出售持有长园华盛全部的80%股权造成3.04亿元商誉减值。长园以5.76亿元对价出售公司持有的全部80%长园华盛股权,导致了大额减值风险。   不过,在出售华盛股权上,长园集团的做法受到了外界质疑。因为长园华盛具有良好的盈利能力。2018年,长园华盛实现营业收入3.80亿元,净利润6287万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19亿元,净利润5745万元。而长园华盛主要客户包括比亚迪、松下等。通过松下,也成为了特斯拉电解液添加剂最主要的供应商。   根据年报披露,长园集团2018 年度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84,402.78 万元。截至2018年末,商誉减值准备的期末余额是24.82亿元,商誉账面原值55.52亿元,减值比例44.7%。2017年,调整后的资产减值损失是13.66亿元。   总裁、副总裁相继离职   长园集团面临的困境不止于此。今年上半年,长园集团经历了多位高管的离职,总裁、副总裁均相继离职。   8月5日,长园集团两位副总裁双双辞职。副总裁黄永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及在公司兼任的其他职务,此前5月份,其已经辞去了兼任的财务负责人职务。   同日,副总裁王军提出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   7月3日,董事鲁尔兵递交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包括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及在公司子公司所担任的一切职务。   1月18日,总裁许兰杭递交书面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2月19日,许兰杭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职工代表董事职务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   在去年12月份,监事陈曦与独立董事宋萍萍均递交了辞职报告,二人辞去了所有相关职务。辞职后,均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此外,长园集团的大股东股权被全部质押。8月6日晚,长园集团公告,公司收到股东山东科兴的通知,因融资需求,将所持有的长园集团部分无限售流通股进行质押。   截至2019年8月6日,山东科兴持有长园集团股份数为103,425,058股,占长园集团总股本的7.8135%;本次质押后山东科兴累计质押长园集团股份数为103,420,000股,占山东科兴所持有长园集团股份总数的99.9951%,占长园集团总股本的7.813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