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电气资料健康网 > 人物专访 >

移民、工程师、CEO——赛普拉斯CEO Hassane的点滴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9-06-17 14:41 

 在黎巴嫩内战结束后的第四年,贝鲁特街头尚有大量废墟未被修复,但为了攒钱买到喜欢的电子套件,14岁的Hassane El-Khoury不得不挨家挨户的敲门卖书。“夏天的贝鲁特非常炎热潮湿,我乘坐没有空调的公交车在城市中转,我恨透了当时的一切,但是回想起来,这也许是我学习第一个销售技巧的地方,因为销售百科全书可能具有最高的拒绝率,而我只有14岁。”Hassane回忆道。Hassane由于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从小就对电子产品产生了浓厚兴趣,据说他曾经拆开了一辆圣诞节用的遥控车,并将其改造成了手电筒。


而彼时,在美国西海岸,有着硅谷坏小子之称的赛普拉斯创始人T.J. Rodgers如日中天,随着RAM价格狂涨,赛普拉斯营业额年年屡创新高,并提出了几年后公司营业额要达到10亿美元的壮语。

有意思的是,2000年,在网络经济爆发时,赛普拉斯营业额冲破了10亿美元大关。但此后,赛普拉斯一直没能再次突破10亿美元大关,于是Rodgers决定2014年与全球领先的汽车及存储芯片供应商Spansion合并,才使公司总营收再次超过10亿美元大关。2016年4月,尝到并购甜头的赛普拉斯再次宣布收购以5.5亿美元收购原博通无线连接业务,与此同时Rodgers宣布退休,“希望为公司带来新鲜血液。”他在一份声明中指出。

两个月之后的6月,可编程系统部门执行副总裁Hassane被董事会选择,担任公司CEO及总裁。尽管这时的Hassane只有36岁,但却主要参与了包括并购Spansion,出售手机TrueTouch业务等多项活动。



2016年刚刚接任CEO职位时的Hassane


原董事局主席Ray Bingham给予Hassane高度评价,称其“在赛普拉斯成功整合Spansion和收购Broadcom无线物联网业务部中都扮演了十分关键的角色。是一名变革的推动者,并具有强有力的领导力和判断力。”

68岁的Rodgers实在太累了,就在这几年,他先后怼过ISSI和Lattice的并购案。其实早在1995年,Rodgers就曾在国会小组委员会发声,反对美国政府支持的Sematech等项目,Rodgers说道:“硅谷不想或不需要福利补贴。美国企业足够强大,足够聪明,而且足够强硬,我们无需补贴即可赢得与日本的半导体竞争。”

Hassane与美国梦

如果说Rodgers是典型的美国自由主义体现,那么Hassane则是美国梦的完美体现。

时间倒退回1997年,Hassane从黎巴嫩前往美国Lawrence Technological攻读最喜欢的电子工程学,当时Hassane一直在法语环境下,去了美国也就意味着要从零学起。1999年毕业后,Hassane便加入大陆汽车担任设计工程师。2007年加入赛普拉斯,从最基层的应用工程师开始做起,短短十年间,其先后担任过包括汽车部门高级总监、可编程系统部门执行副总裁以及CEO等多个职务。

Hassane在接受硅谷商业周刊(Silicon Valley Business Journal)采访时表示:“我见证了美国梦,(在我眼中)美国梦的定义是:每个美国公民都应该有平等的机会可以通过努力,决心和主动性来实现成功。对于在黎巴嫩出生和长大的人来说,17岁就移居美国去上学,努力工作了20年,现在作为一家市值6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的CEO站在这里是最好的证明。”

也正是秉承着平等这一原则,Hassane鼓励员工利用他们的技术专长教育下一代,赛普拉斯每年都会向FIRST机器人大赛——一项针对高中生的年度活动,捐赠数以千计的机器人套件。

Hassane最想见的人是比尔·盖茨,他表示:“盖茨是一位很有远见的人,早在大多数人对计算机有所了解之前,他就设想了一个每个人都拥有个人计算机的世界。他的愿景促成了微软的商业成功,但他并没有就此止步。他利用自己的商业头脑和财务财富,不仅在美国,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重大的社会影响。”

现如今,Hassane对于物联网产业也是抱有同样的看法:“IoT不应该为少数人设计,而是为每个人打造的产业。”

近日赛普拉斯在华成立20周年庆典上,Hassane也前来祝贺,他谈到了更多的关于自己的成功经历,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位年轻CEO身上的种种闪光点。

 

出席庆典活动的Hassane


一位平凡的工程师

Hassane第一次面对中国媒体的开场白就是强调了自己的工程师出身:“我是赛普拉斯的CEO,但同时我也是一名工程师,一个创新的先锋。我是谁并不是由我做的工作决定的,最重要的是我喜欢解决问题,问题使我们不断前进、如果没有问题,就没有什么动力进行创新改变,这也是我们的定位。”

在各大技术展会现场,如果你仔细留意,也许都会碰到Hassane的身影。就在不久前结束的慕尼黑电子展上,Hassane也饶有兴致地为EEWORLD等几家媒体介绍起了Cypress的产品。



Hassane在慕尼黑电子展(图片截取自e星球)


Hassane共拥有四项专利,第一个专利是在27岁时收到的电路设计专利。其他三个是汽车相关专利,特别是司机和汽车之间的系统互动。无论在赛普拉斯官网,或者行业类杂志上,都可以找到Hassane写过的白皮书或者应用笔记等。



Hassane发表在ECN杂志上的文章


Hassane曾经撰写的技术文档


2008年,Hassane加入赛普拉斯的第二年,买了一辆报废的69款野马,他花了十年时间,慢慢改造成了梦想之车。“我改装的野马中所有的程序都是我自己编写的,用到了赛普拉斯的技术文档和软件对车中的每一个程序进行编程。”Hassane对此颇感自豪。

当然,Hassane是电学专家,并不是机械学专家,所以他希望增加的一项新技能就是机械师。“在我修理旧车的时候,通常通过YouTube来学习新知识,如果懂得机械,我应该可以更快掌握。”



改装车的前后比对,十年打造的梦想之车对于Hassane意味深长


工程师出身的Hassane,又对汽车DIY有着浓厚兴趣,可以与客户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如同Hassane所说,“通过改装汽车,我就能够获得和客户一样的设计体验,通过这样的体验可以进一步的改进交付客户的产品。我反复在说我是一个工程师,因为相对于作为CEO,作为工程师的身份让我更加贴近客户,我会继续保持这样的热爱也会继续保持对客户的贴近。”



Hassane与客户在展会现场探讨问题


和其他公司有一点不同,赛普拉斯的年度分析师会议并不是干巴巴的讲解PPT,勾绘未来前景,而是预留了大量时间展示产品Demo方案,这个传统自从Rodgers时代就已经开始了,Hassane同样保留了该项节目。就在中国刚刚举行的庆典上,赛普拉斯同样设置了Demo展区,和代理商、客户一起交流实在的产品经验。



分析师会议上,赛普拉斯索性将车开到了现场,为方便分析师理解赛普拉斯在汽车上的布局

2017年分析师会议流程,留有30分钟Demo时间

 

在赛普拉斯中国成立二十周年庆典上,赛普拉斯工程师与代理商及客户进行产品技术交流一位优秀的问题解决者


Hassane上任时的赛普拉斯尚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并购Spansion之后进行了裁员,并购Broadcom无线业务才刚刚开始,公司业绩面临着巨大压力,客户也无法了解赛普拉斯的新动向,甚至公司一度传出被收购的新闻,而此后Rodgers也对公司发起了诉讼。

Hassane的工程师性格,使其可以坦然面对不同问题,从而最终解决,就像改造那辆汽车一样。“就像一个盘绕的弹簧,我只要把它指向正确的方向然后放手就可以了。”他举例道。

“我继承了赛普拉斯嵌入式系统和解决方案的产品。但是,为了公司实现显着增长并超越市场,我知道我们需要针对特定市场进行调整,我们确定的是:汽车,工业和消费者。”Hassane说道,于是上任后不久,Hassane就提出了赛普拉斯3.0战略,让公司“瞄准增长远快于一般半导体业务的市场、并致力为客户提供系统级解决方案、微控制器组合、无线及有线连接解决方案、模拟和存储器产品。”

随着赛普拉斯3.0战略的提出,赛普拉斯更换了全新的品牌标识和标语—Embedded In Tomorrow,这是公司成立以来首次对品牌标识作出重大的改变。同时,赛普拉斯在2017年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子工程师盛会—Embedded World上推出了全新的品牌宣传活动:“We Live for Problems”(我们为解决问题而生)

 

赛普拉斯登录纽约时代广场广告屏


作为一名年轻的CEO,Hassane也坦率地表示自己要“不断发展,通过研究,反馈和实践来学习。”。

“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如果止步不前就会处在一个很脆弱、很容易受到攻击的位置。在过去35年中赛普拉斯在不停的变化,我们从起步到后来做可编程单片系统、可编程微控制器、增加闪存和车用微控制器业务、以及收购博通无线物联业务等,在这35年中我们不断的变化,不断的创新,我们绝不能停下变化的步伐。”

纵观赛普拉斯的成长,我们也能看到,其大大小小经历过不少次收购。可以说目前赛普拉斯的核心业务中,有大部分均来自并购。

赛普拉斯并购史,几乎涵盖了目前的PSoC(PSoC是属于公司内部孵化)、汽车、无线等多项技术


为了实现专注汽车与物联网,赛普拉斯选择关闭了部分工厂、剥离NAND闪存业务、部门架构重组等。“我们需要更好地倾听客户的意见,并让他们定义他们的问题,这样我们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尽管我们可以做更多事情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这么做,如果没有专注,就很容易迷失方向。”Hassane说道。

Hassane举例道:“赛普拉斯在USB市场重归第一就是通过专注,因为我们曾经在USB市场排名第一,后来由于我们不够专注失去这个位置,三年前我们决定重新聚焦USB,当时是刚开始出现USB-C,我们就成为了首个向市场上交付USB-C控制器的公司,同时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确保了专注,迄今为止,我们拥有业界最大的USB-C的产品组合。我们现在又恢复了全球USB市场排名第一的位置。”

除了专注,Hassane还为公司制定了交叉销售(Cross-Selling)策略,即在一个终端产品中,赛普拉斯可以销售两个或以上的产品,因为赛普拉斯具有广泛的处理器、连接、存储器等方案,可以为客户打造更全面的解决方案平台。比如现如今,在一辆高端车的仪表盘系统中,可以包含五颗赛普拉斯产品。不光是在单一平台中,赛普拉斯的交叉销售策略还致力于在同一品牌中切入不同产品线,比如赛普拉斯曾经和LG在笔记本领域开展合作,而随着合作深入,赛普拉斯的产品又切入到其包括空调、洗碗机等家电类应用中。

Hassane对于工程开发理解颇深,所以也提出了要大力拓展公司软件业务,以满足开发者的需求,从而以系统架构考虑出发。尤其是对于IoT领域来说,本身就是个小型系统,所以软件开发变得越来越重要。近两年,公司积极加强软件开发方面的投入,比如赛普拉斯今年推出的ModusToolbox无线/MCU统一开发环境,方便客户在统一软件平台下开发处理器和无线部分。而在不久之前,赛普拉斯宣布同云服务平台商Cirrent合作。Hassane指出:“提供有价值的、有差异的软件是赛普拉斯战略的核心部分。”

事实正如赛普拉斯副总裁、企业传讯经理陈华所说的:“Hassane这两年为公司交出了很好的成绩单,公司股价提高了46%,总营收提高了33%,汽车和工业营收增长了50%,无线业务增长了129%,这一切可观的数字,都证明了我们对于未来的信心。”

一位伟大的父亲

在公司,Hassane是一位随时都充满激情的工程师和CEO,而在家庭中,他也是一位慈父。

Hassane和他的女儿

 

在今年国际妇女节当天,Hassane为他五岁的女儿写了一封信。

在信中,Hassane写道:

今天并不是一个传统节日,而是在提醒我们男女平等的重要性。我希望在你长大以后读这封信的时候,已经生活在一个男女平等、大家互相尊重、机会平等共享的社会,那时候你会嘲笑“性别不平等”这个观念。不然,我们这一代人就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而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去改变。

每当我看着你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个有能力完成任何她想要做的事情、一个永远难不倒她的年轻女性。我知道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教了你很多东西,“努力”则是我认为最重要的:如果你想取得多么大的成功,就必须为之付出同样大的努力。孩子,不要因为困难而退缩,要为你的信仰而奋斗。你必须自信而坚强,同时保持谦逊善良。你要尝试接纳所有人,这样你可以从别人身上学到更多。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上,你要勇敢面对所有的逆境。

原本,我希望可以成为你心目中的英雄,但当我意识到你在用你的方式改变着我的生活、改变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愿望是:我美丽的女儿成为我的英雄。

在这个缺乏英雄的时代,赛普拉斯幸运地迎来的这位英雄。正如Hassane所言:“未来不可预测,我们只有靠创新改造现在。”

小补充:

在今年夏天,Hassane为赛普拉斯员工推荐的书是《去规模化:人工智能和新一代企业如何创造未来经济》(Unscaled: How A.I. and a New Generation of Upstarts are Creating the Economy of the Future)。

 

 

该书是风险资本家赫曼特·塔内加(Hemant Taneja)与作家凯文·马尼(Kevin Maney)在二人合著的,书中认为,人工智能与其催生的技术浪潮,使得高度专注的小型创新企业能够与传统的老派规模经济进行有力抗衡,他们称之为“去规模化”。而规模定制的未来掌握在独立创造者手中,新兴企业能够为针对性强的市场和个性化需求强的用户提供全新体验。

从大疆到小米,从华为到海康,从亚马逊到任天堂,从奥迪到谷歌,这些都是赛普拉斯服务的客户,这些大客户的市值是赛普拉斯的许多倍。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IoT时代的到来,让赛普拉斯可以服务这些创新且伟大的公司再创新。

作为“小型且创新”的企业,赛普拉斯应该已经找回了久违的硅谷精神。

友情链接